当前位置: 首页 >> 阀门类型

机床股市一波三折华东数控再受重击

2021-08-30 来源:黄冈机械信息网

因6000万元借款逾期未还,华东数控近日被公司原一致行动人告上法庭。这对于2016年全年预亏、行将再次被ST的华东数控来说,又是一记重击。

记者发现,作为关联方的大连机床集团,近日也被爆出债务违约。在此背景之下,公司第二大股东山东高新投已萌生退意。

欠账6750万

近日,在华东数控控制权争夺战中落败的原一致行动人“卷土重来”,向威海经开区法院呈上诉状,向老东家索要6000多万元的欠款。这对去年前3季度已亏损1.16亿元的华东数控来说,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据了解,早在2014年11月21日,华东数控为缓解资金压力,分别向汤世贤、高鹤鸣、李壮、刘传金借款2亿元、0.3亿元、0.15亿元、0.15亿元。当时,由这4人组成的一致行动人,还是华东数控的实际控制人。

不过,没过多久(2015年5月),华东数控内部就发生了激烈争斗。一方面,以汤世贤为首的一致行动人,希望重组久泰能源内蒙古有限公司(下称“内蒙古久泰”),另一方面,作为单一大股东的大连高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(下称“大连高金”)则极力反对。

通过董事会、股东大会交手多个回合,最终,华东数控在2015年11月5日发布公告,宣布终止重组内蒙古久泰,汤世贤、高鹤鸣、李壮、刘传金则在同日宣布解除一致行动关系,大连高金成为最大赢家。

对于汤世贤的2亿元,华东数控在2015年12月,通过向其转让威海华东重型装备有限公司66.32%股份(作价2.8亿元)予以了抵顶。但余下高鹤鸣、李壮、刘传金的0.6亿元借款(期限为2014年12月2日至2016年12月2日,后协议延长至2016年12月31日;利息为6%),仍未清偿。

目前,高鹤鸣、李壮、刘传金已起诉至威海经开区法院,要求偿还借款及利息。公告披露称,该案涉案金额约为6750万元,占华东数控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7.73%。

公告还称,目前华东数控诉讼或仲裁事项涉案金额已达1.46亿元,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高达16.72%。

错过重组良机

据了解,机床工具企业近年来普遍遭遇利润下滑危机,华东数控也不能幸免。其2013年时就曾亏损1.74亿元,净利润同比下降76.75%,更名为“*ST东数”。不过,2014年度,公司依靠处置子公司股权实现扭亏为盈,“摘帽”成功。

但依靠处置资产实现业绩增长的做法不可持续,原一致行动人解散后,大连高金谋得华东数控大股东的席位,但公司业绩并未因此有所起色。

2015年,华东数控又出现2.12亿元的亏损,净利润同比下降5549.52%;2016年前3季度则亏损1.16亿元,并预计全年亏损1.5亿到2亿元。这也意味着摘帽两年之后,华东数控将再次沦为ST公司。

记者发现,华东数控未能收购的内蒙古久泰却成了兖州煤业的猎物。兖州煤业在去年6月14日发布公告称,为促进公司陕蒙基地煤炭及煤化工产业的发展,将通过全资子公司兖州煤业鄂尔多斯能化有限公司,以18.4亿元的价格收购内蒙古久泰52%股权。

公告显示,内蒙古久泰2015年前9个月实现营收12.1亿元,净利润0.52亿元,并承诺2015年至2018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.2亿元、5亿元、15.2亿元和18亿元。而这些,与其对华东数控的业绩承诺相一致。

实控人麻烦缠身

其实,不仅华东数控内部问题重重,其实控人大连高金目前也是麻烦缠身。

据华东数控去年12月8日公告,因与大连荣昌和贸易有限公司、大连恒杰经贸有限公司、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发生借款纠纷,大连高金持有公司的全部股权(华东数控总股份的16.46%)已全部被司法冻结。

值得关注的是,今年1月9日,作为大连高金子公司(持股65%)的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大连机床集团”)对外公告称,由于流动资金周转困难,公司发行的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(“16大机床MTN001”)付息存在不确定性。

而此前,大连机床集团发行的“15机床CP003”“15机床CP004”“16大机床SCP001”“16大机床SCP002”等票据均出现了违约,这在国内公募市场极为罕见。有分析认为,考虑到未来大连机床集团到期债务接续压力仍大,未来违约风险加快暴露的可能性值得警惕。

在华东数控经营急速下坠的同时,作为公司第二大股东的山东省高新技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(简称“山东高新投”)也萌生去意。去年12月2日华东数控公告称,山东高新投当年累计减持公司4.99%的股份,持股比例从16.46%下降至11.47%,且不排除继续减持的可能。

服务器资料

服务器定制

科研教育HPC解决方案

友情链接